初云之初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沐兮陌墨jdny-power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说着,毛丛丛斜了丈夫一眼:“

与其信他,还不如等哪天你走了,像淮安侯夫人那样把中山侯的爵位过渡给我呢!”

庾言满口答应:“好好好,哪天我要不行了,一定专门留下遗嘱,把爵位的职权过渡给你!”

毛丛丛颇娇俏的哼了一声,倒是笑了。

笑过之后想到正事,神色又凝重起来:“听程纲话里的意思,参与此事的人只怕不在少数呢。”

她出身侯府,母亲又是公府之女,社交圈子几乎皆是勋贵要员,程纲说“夫人会在其中见到许多令你大感意外的人”,一是指与他同流合污的人极其之多,二来也有暗指有些极其显赫之人参与其中的意思,思之令人心惊

庾言握着妻子的手,眉头微皱:“他说起淮安侯夫人的那几句话....很有值得推敲的地方。

毛丛丛也觉纳闷:“他居然说淮安侯夫人不蠢?!”

说着,她都忍不住白了丈夫一眼:“倘若祖父把广德侯的爵位给了我,哪怕来个天仙似的男人,也别想叫我把爵位给他!”庾言听得忍俊不禁,思绪却飘到了远处:“在程纲口中,世袭的爵位居然不是最珍贵的?他意图以广德侯的爵位来打动你,又是希望从中谋取到什么利益?”说话间的功夫,夫妻俩到了楼下,自然而然的松开手,止住言辞。

天雪楼外早不复先前的熙熙攘攘,负兵曳甲的卫士将附近几条街道都封锁住,一派冷厉肃杀之像,着玄甲的是金吾卫,盔上有白羽的是羽林卫。程纲已经被拿下,双手负于身后,嘴被堵得严严实实。

见庚言夫妇下楼,羽林卫中郎将于朴翻身下马,客气的朝二人抱拳:“某幸不辱命,贤伉俪可来确定贼人是否是程纲无误。庾言还礼,略略后退一步。

毛丛丛近前看了眼,很确定的点头:“是他。”

于朴一挥手,便有卫士近前来用黑布

套住了程纲头脸,他朝那夫妇二人点头致意:“我这便押解他往金吾狱去受审。

几人就此别过。

庾言要送妻子回去,毛丛丛没叫他送:“这边抓了程纲,之后两卫怕是有的忙,我自己又不是不认得路。她眉头微蹙,小声同丈夫说:

”倒不是我要泼冷水,而是照程纲之前表露出来的意思来看,恐怕审问不出太多东西呢。

庾言心里其实也有这个顾虑,伸手抱了抱妻子,他带着人往金吾卫去了。

一直到了深夜时分,他才回府。

进门搁下佩刀,迟疑几瞬,却没有回房去,而是使人去打探:“阿耶睡了没有?”

随从看了眼时辰,饶是知道结果,还是认命的去走了一遭,继而回来回票:“正房那边说,侯爷已经睡下了。”庾言短暂的犹豫一会儿,道:“无妨,那就把他叫起来吧!”

随从:...."

毛丛丛这会儿也没睡,稍显困乏的从内室出来,倒是猜到了丈夫要去做什么:“程纲没吐出来?”庾言神色有些疲乏,点一下头,复又摇头,最后说:“你明日还要往越国公府去,早些歇着吧,我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。毛丛丛如实说:“心里边存着疑影,我怎么睡得着?”

庾言叹了口气:“那就等我回来。”

虽然正值午夜,但侯府里却也不是漆黑一片,庾言甚至于没叫人掌灯,就着廊灯,借一点月色,一片寂静中往正房去。中山侯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,睡到一半又被人喊起来,迷迷瞪瞪的对着帐顶看了好一会儿,终于还是认命的起身。“深更半夜的,出什么事了?”

庾言环顾了一下四遭,没有言语。

中山侯见状,便会意的遣退侍从,等人都走了,才道:“这总可以说了吧?”

庾言这才低声将今日之事讲了:“我听程纲的意思,好像本朝这些世袭的爵位,除了爵位本身之外,还有些更要紧的意味?”中山侯神色微变。

庾言看出来了,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,低声又叫了句:“阿耶?”

中山侯默然良久,终于起身,转动开关,打开了密室,留下一句:“随我进来。”

庾言环顾四遭,快步跟了进去。

密室里留有通风口,点着长明灯。

中山侯很谨慎的把门关紧,检查过四遭之后,头一句就是:“你要发誓,我今天告诉你的,除了将来继承中山侯爵位的后嗣,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一一包括毛氏!”

庾言心头一震:“阿耶.....

中山侯一掌击在案上,厉声道:“答应我!”

庾言神色一凛,正容道:“我发誓,绝对不把您今天告诉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,包括丛丛。”

中山侯听罢,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,不知想到什么,神色忽的

勺萎靡起来:

“原本该是等我

要咽气的时候,才能告诉你的,但是有鉴于老淮安侯的例子,早一点告诉后继者人,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庾言起初听得莫名,思绪稍一转动,忽然间明白过来。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山主之女

山主之女

藤萝为枝
【日更,暂定23点更新,有变动会请假或通知】升平十四年冬,王朝罪臣越之恒,被处以剜肉剔骨的极刑。玄铁囚车之外,无数百姓来目送这个满身罪孽的年轻权臣赴死。湛云葳亦身在其中。她不远万里送他最后一程,却只为救另一个人。她那时并没想到,冷眼看这位罪孽滔天的前夫赴死,会成为后来春日埋骨前,困住她、让她夜夜难眠的憾事。*前世不幸成为这位“王朝鹰犬”的夫人,云葳本以为日子煎熬。但知她不愿同房,他于仲夏传书,字字
都市 连载 11万字
陨落的大师兄

陨落的大师兄

木兮娘
勿等,在写。我喝了一大杯加浓咖啡+冷水扑脸都挡不住的困。 故事的结尾,衡山派霁月光风的大师兄被揭穿伪君子的真面目,毁他气府、断他经脉,逐出山门,人人唾弃。 排雷: 1、短篇、生子。 2、尝试多一点我不擅长的感情流篇幅,受是真坏蛋、伪君子,攻恋爱脑、男妈妈。 3、隔日更。(因为修怪谈无数次崩溃,最近一次崩溃暂时重建不了,所以开短篇练练手感)
都市 连载 6万字
重生之当家主母

重生之当家主母

姀锡
【预收文:《妾无双》《娇娇》,感兴趣可以收藏下哦!】一:首辅沈家参与夺嫡惨遭灭门,沈家遗腹子沈安宁被连夜送到乡下避难,十五年后沈家平反,沈安宁被接回京城与自幼指腹为婚的世子陆绥安完婚。*二:因养在农门,沈安宁大字不识,行为粗鄙,与娇养在侯府的养女孟安然比起来就是猪圈里的山猪,她刚嫁到侯府便闹了不少笑话,更为丈夫不喜。就在沈安宁拼命伏低作小,费力讨好全府老小之际,忽而做了个离奇的梦——她梦到花了整整
都市 连载 15万字
工具人的恋爱指南[快穿]

工具人的恋爱指南[快穿]

银河绘月
晚六日更,有事会请假。第一个小世界已完结。《本文文案》 阮朝在濒死之际绑定了快穿系统。 系统要求他前往各个小世界,扮演推动剧情发展的工具人,必要时充当男主走上人生巅峰的踏脚石……完成任务获得足够的积分,就可以购得复活券一张。 系统信誓旦旦的向阮朝保证,工具人任务简单又轻松,在它的指导下分分钟就可以完成。 然而,阮朝的第一个世界,剧情就朝向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。 【世界一】男主是被调换身份的真少爷,是
都市 连载 15万字
重生真少爷开始养生以后

重生真少爷开始养生以后

听原
作为被抱错的豪门真少爷,陈默一直不太懂为什么明明被弄丢在外十七年的人是他,所有人喜欢的还是那个假少爷杨舒乐,所以他拼了命地去争、去夺、去抢。到头来的结果却是父母厌弃,众叛亲离,自己也意外惨死。所以重生之后,陈默想开了。笑笑十年少,早睡才能活到老。刚回家不久,亲生父母问他:“陈默,你看你弟弟……现在能不能还是和我们住一起?”陈默真心说:“你们开心就好。”七大姑八大姨逢年过节夸假少爷。陈默喝着枸杞泡红
都市 连载 15万字
我,包租婆,坐拥一座城

我,包租婆,坐拥一座城

安然一世
【日更中!】【预收:《开局一座海岛:物资全靠钓》】顾薇薇正式成为包租婆的第二天,世界末日了!她的市区一栋楼不值钱了!下一刻,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。“亲,是否绑定末日包租婆系统?”
都市 连载 8万字